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

中金控(www.zjkill.com):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

  同时周绚隆觉得编辑也要经得住诱惑。2006年,刘心武在《百家讲坛》讲解《红楼梦》,掀起了新的一轮“红学热”,市面上马上呈现了各类关于《红楼梦》的图书。但那个时候,周绚隆坚持不跟风出书:“我们没有到场这种喧嚣,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做了很多基础性工作。好比我们对普通读者很难接触到的《红楼梦》古抄本进行了影印普及,反而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同时还推出了‘红学经典丛书’,意在告诉读者,真正的学术应该是怎么样的,阅读《红楼梦》应该坚持怎样的立场和方法。”

  精益求精编辑四台甫著

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

  幸运的是,周绚隆从事的是本身喜欢的工作,也幸运地遇到了四台甫著。不外在他工作之初,他没有直接负责四台甫著的编辑工作,而是围绕着品牌做了不少工作。好比编辑出书了《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这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的一个重点项目。

  周绚隆觉得编辑要有必然的牺牲精神,“因为图书是文化商品,包括着文化品质,所以不能简单地当成一般产物看待,这就需要编辑投入大量的心血,也需要必然的牺牲精神。”

  在工作的这些年里,有高校向他伸出橄榄枝,周绚隆踌躇了一下还是选择继续待在社里,根据他的说法,“做书已经做出了感情”。

  四台甫著的出书工作不是不绝颠覆的过程,而是连续提高、不绝精益求精的过程,这需要编辑的专业性,也需要编辑的定力。

  四台甫著的出书绝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它其实是一个不绝修订、打磨的过程,这就需要编辑不绝跟踪学术成长,深入研究版本和文献,把学术和文献研究的成就及时反映到最新的版本中,尽可能给读者提供最好的读本。这份工作凝聚着无数人的心血,也是一个薪火相传的工作。身为人文社副总编辑的周绚隆正拿着这个“火炬”,领导着一批人深耕于此。在他看来,四台甫著的出书工作不是不绝颠覆的过程,而是连续提高、不绝精益求精的过程,这需要编辑的专业性,也需要编辑的定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后,周绚隆成为人文社的古典文学部主任,开始负责四台甫著的出书工作。当记者问起他对四台甫著出书工作的感受时,他用了“精益求精”4个字来形容。在他看来,出书工作并不是抛弃过去的积累,每次都推倒重来,而是要跟随着学术的研究进程让作品趋于完善。

  在这个过程中,周绚隆坚持的原则就是要对读者负责。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曾经有个出书社的带领,说他们修改作者的注释稿,一般只删不改,也不替作者补充注释文字,理由是那样就把编辑的劳动创造白白送给了作者,人家还不必然领情。

  四台甫著珍藏版。四台甫著汇聚中国古典文学的精华,是人民文学出书社的镇社之书。四台甫著在20世纪50年代由人文社整理出书,从此不绝修订再版,成为风行60余年的经典国民读本。

  为了这个项目,周绚隆扎在故纸堆里,将1906年到1949年各类期刊颁发的关于《红楼梦》的文章全部提取出来,挑选出了300篇进行排列加工。周绚隆向《中国新闻出书广电报》记者坦言,做这个工作很是枯燥繁琐。他说:“民国时期的很多报刊笔迹都模模糊糊,并且还有不少错别字,工作量巨大。”在周绚隆的努力下,这个项目得以顺利出书,对红学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提到四台甫著,我们先将时间拉到人民文学出书社建社之初,那时新中国刚刚创立不久,百业待兴,整个社会对于优秀的文化作品十分渴求。人文社的首任社长冯雪峰提出了“古今中外,提高为主”的办社方针,在这个思路指导下,人文社对本身的出书板块进行了周密结构,优秀中国古典文学作品的整理出书被首先提上了日程。1953年,人文社出书了《水浒传》,它标记着新中国古籍整理的开始,《人民日报》在头版对此作了报道,将其当成重大文化新闻来看待。之后《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陆续出书,四台甫著的概念逐渐深入人心,它们也成为人文社的金字招牌。

  那人文社又做了哪些工作呢?据周绚隆介绍,人文社出书的四台甫著不只在底本选择上很严谨,并且在整理工作上也十分扎实,不只做好了校勘、分段、标点等基础工作,同时还为四台甫著增加了须要的注释。据大致统计,《红楼梦》注释2350条,《水浒传》注释510条,《三国演义》注释571条,《西游记》注释727条。他说:“凡典章制度、名物、典故以及难解之语词,均尽可能地做了注释。书中的诗、词、曲、赋、谜语、酒令等,须要时还做了串讲。对一些有争论的问题或观点,也做了说明,以备读者参考。通过注释,可以让读者更好地进入四台甫著的世界。”

  周绚隆本身也曾因疏忽差点出了问题,有一次他写的书稿里有一个词叫“伏殴刀”,他当时懒得查,就望文生义地解释为打斗时挨了一刀。快要交稿的时候,他感到不踏实,还是查了一下《汉语大辞书》,发现这个词的意思是伏法受刑。他当时惊出一身冷汗,以后遇到不认识的词城市老诚恳实地查文献。

  此刻市场上有很多四台甫著的版本,对此周绚隆很是无奈:“很多出书公司都说不出本身所选用的版本是什么,图书的质量可想而知。”在周绚隆看来,判断四台甫著的出书质量有两个尺度,一是版本,二是注释。

  扎在故纸堆里做案头工作

  在这个过程中,周绚隆认识到了编辑案头工作的重要性,出格是处理惩罚文献的能力。在他看来,提升文献的处理惩罚能力是编辑的基本功,这是需要不绝训练加强的。“这是一个实践层面、技术层面的东西。我最初也不可,然而这些年在出书社,提高了很多。老辈人讲勤查书,我们记忆力没有钱钟书好,查10次只能记住两次,那么就要多查,慢慢积累,很多问题无非出在典故、典章制度等不熟悉上面。在恒久编书的过程中,常常翻,就会熟悉。”

  周绚隆认为,包管文本内容的正确,是编辑最基本的责任。为此他在带新编辑的时候,会让他们先问本身一个问题:这个稿子的每一句你都看懂了吗?“如果看不懂,有两种可能,要么你常识储蓄不足,要么书稿有错。你先在各种范围内查,如果查不到,那么有可能是作者抄错了,有可能是断句错了,总会找到问题的原因。”

  这份感情也反映在他的工作态度上。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最后那个编辑认为应该“文责自负”,意思是即使呈现不对,也是作者本身的责任。周绚隆听到这句话后,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文责自负是对作者说的,但我们是图书的制造者和出产者,我们必需要对本身的产物负责。”

  “从著作权的角度来看,这个说法是有必然道理的,不外从出书的角度就讲不通了。作者把书稿交到我们手里时,还只是作品,我们经过加工制作才成了产物。出书社卖给读者的是产物。只有认真打磨好了,作为编辑才不会留下遗憾。”周绚隆说道。

  做书做出了感情

  周绚隆暗示,目前人文社四台甫著的出书,除了延续一贯的高品质外,还在进行一些创新实验。好比已经出书了精装插图本,马上还要出大字本和做相关的文创产物等。“我们也会按照需要进行不绝调整,这将是一个连续的过程,我们永远在路上。”

  1997年,周绚隆从山东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结业后,来到了人文社。他最初的想法是成为专家学者,在人文社的头一年,他在工作之余颁发了3篇论文。不外随着工作量不绝增加,再加上他对工作的严格要求,这个梦想就慢慢地搁置了。

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



      中金控(zjkill.com)提醒:本网站转载【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中金控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中金控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中金控,中金控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周绚隆曾经和一个编辑就书稿的加工发生过争论】,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