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类型做到极致给网大更多耐心

中金控(www.zjkill.com):把类型做到极致给网大更多耐心

  在优酷独家播出的影片《小镇车神之五菱漂移》(以下简称《小镇车神》)一经上线,便拿下3个“第一”:网络电影新片榜第一、热搜榜第一、VIP网络电影第一,热度突破7000……这些成绩,在《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导演王冠迪和总制片人、兔子洞文化创始人、耐飞联席首席执行官卢梵溪时,他们都没有过多谈及,相反,他们态度谦虚且诚恳:“《小镇车神》还没有做到‘破圈’。”

  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大)发展到今天,从量到质都实现了飞跃。现在拍网大的都是些什么人?在互联网世界里,用户是否就是一切?为何作品越来越多,爆款却难得一见?“如果一个5岁的孩子会背《唐诗300首》,我们会‘哇’;如果一个10岁的孩子会背《唐诗300首》,我们只会‘哦’。”在卢梵溪看来,虽然观众会习惯性地用看待电影的眼光去看待网大,可是网大的实际年龄其实只有三四岁。而且,网大已经开始慢慢吸纳大批人才,建立自己的圈层,找到发展的方向,已然是很了不起的进步。

  放大“同”的部分

  《小镇车神》讲述了王牌赛车手沈腾飞因为车祸意外失忆,在全记货运老板和其女儿帮助下重新拾回记忆和赛车手尊严的故事。

  这样的喜剧“小正大”题材算是网大市场较为新鲜的,虽然一直强调服务受众,但是卢梵溪表示,并不能把用户喜欢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我们选择题材的时候有8个字标准:‘观众爱看,政府支持’。观众爱看当然是一个前提,它对企业生存、导演成长和IP沉淀很重要,这对于片方来说是票房,对平台来说带动会员付费。但是我们也希望获得相关管理部门的支持,这两者其实并不冲突。例如《新闻联播》在黄金时段播出,就是希望观众能去收看。但我们平常容易把‘异’的部分放大,其实‘同’的部分也很大,只是大家都想着自己的个性,而忽略了管理部门喜欢和观众爱看是有交集的。”

  卢梵溪表示,在《小镇车神》中,就有很多近来国家关注和支持的热点,比如乡村城镇化、精准扶贫等。“电影中的小镇不是我们过去想象中的农村‘土、脏、乱’,这里面的小镇很美,很有生命力。”

  “如果只是用数据、刚需说话,那我们就直接拍玄幻、古装了。”王冠迪亦表示,“其实我觉得有的放矢地做商业片不等于用户喜欢看什么我就一定做给他看,我们需要把类型做到极致。例如侦探片,我们不要在侦探悬疑没做足的时候又加入爱情。像《小镇车神》是个现代题材,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网大观众最喜欢看的,但我还是想做新类型的尝试,把一个类型做好做极致,希望能吸引固定观众。”

  平衡建议与干涉

  《小镇车神》是王冠迪和兔子洞的第二次合作,上一次合作是《伏狐记》。王冠迪说,之所以进行多次合作,不光是因为他和卢梵溪两个人同是广东人,也同是处女座,更重要的是,“和兔子洞合作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信任,我是个内容创作者,我需要信任”。

  卢梵溪倒是更不客气,“其实我也干涉,而且我也认为一定要干涉,因为导演过于沉迷创作,容易忽略观众的感受,忽略成本,忽略宣发,这些确实不该导演考虑,但是需要制片人考虑。”

  具体到《小镇车神》中,比如在开拍之前,王冠迪设计了一段很大篇幅的戏,是剧中货运老板全叔尝试如何用抖音、快手得到更多点赞,但是在开拍之后,抖音和快手已经很火了,也不新鲜了。所以在卢梵溪的建议下,王冠迪将这一部分大幅删减了。

  再比如,剧中有一段是运货PK,也是在卢梵溪的建议下,王冠迪将运送的货物扩大到了农产品。“我们经常看社会新闻,几十万优质农产品运不出去,但实际市场是有需要的,这也跟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有吻合之处。”卢梵溪说。

  对于这些建议,王冠迪都虚心接受了。在他看来,兔子洞有着很不错的传统,给予导演们很大的信任和创作空间。“兔子洞文化合作导演戴金垸当时做《怪兽》的时候,加入了亲情的元素,其实从商业考虑上来说,这样的设计有一定的风险,但正是兔子洞对戴金垸的信任,最终片子的结果很好。”

  “兔子洞和导演们合作,并不是想要什么东西,去找导演来完成,而是找到导演擅长的部分,帮助导演完成。所以我们对导演所谓的干涉,其实还是建议比较多。”卢梵溪说,这有点像坏猴子影业的宁浩给新导演做监制,“导演给导演做监制是很好的,他知道导演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这也是我们兔子洞文化一直希望做到的方向。”

  网大“破圈”之路

  虽然《小镇车神》的数据表现不错,可是在卢梵溪看来,“还是没能实现‘破圈’”。所谓“破圈”,就是“不光网大圈的人知道这部电影,还要电视剧圈的人知道,主流电影公司知道,媒体圈也知道等”。

  网大的数量和整体质量虽然一直在提升,可是似乎很久没有出现像早期的《老男孩》《万万没想到》那样的“破圈”爆款。对此,卢梵溪认为,对于网大的发展,还是需要有耐心。“网大开始慢慢建立自己的圈子已经很不错了,最早其实只是平台支持,自下而上地靠着自己的顽强和执着。网大年产量已经达到3000部以上,出现了至少几百家做网大的公司,一部片子至少需要30—40人参与,创造几万个就业岗位。”

  在网大专业人才方面,大家也都还在摸索学习中,例如王冠迪,虽然已经成功导演了两部网大,可是他透露,自己一开始其实是排斥网大的讲述方式的。“院线电影在创作上可以娓娓道来,可以给剧情做很多铺垫,但是网大是用手机看的,观众会受到很多干扰,若没有绝对吸引力,可以分分钟关了片子。有的院线电影可能前半截差了点,但是只要后面主题升华做得好,观众还是觉得值回票价,但对于网大,如果前面观众不喜欢,他就不会再给后面的内容机会了。”王冠迪说,他最开始认为讲故事要慢慢讲,后来发现在网络环境局限,以及人们观影习惯改变等影响下,“最开始要把好东西抛出来”。

  同时,也因为时间短,网大还没有很好的IP沉淀下来。“例如《复仇者联盟》这个IP,也经历了电影10年耕耘,加上50年的漫画基础,才有现在的成绩。”卢梵溪说,他希望以后对一个IP能够进行可持续的立体化开发,比如《小镇车神》,可以和片中的螺蛳粉品牌形成纵向IP开发,也可以和未来的“小镇教师”等形成横向IP开发。



      中金控(zjkill.com)提醒:本网站转载【把类型做到极致给网大更多耐心】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中金控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中金控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中金控,中金控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把类型做到极致给网大更多耐心】,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