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中金控(www.zjkill.com):《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少年可期》也是以“拜师”为形式,向观众展现年轻音乐人向音乐界大咖学艺之路,少年们和腾格尔、郑秀文相处,生活理念的差异,给节目增添不少话题。

除了怎么跟父辈相处,《我们的师父》里涉及的怎样陪伴孩子发展,也让观众颇有感触。

原标题: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学习用爱陪伴

拜师旅程引发大众关注与思考

《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蔡明一席话不只让徒弟们有所触动,也在节目之外引发了当今年轻父母对“花时间陪孩子”的集体讨论。“蔡明老师这句话超等暖了,让人感觉时间呼啦啦真的很快。”“缺少父母陪伴的童年是不完整的,很多人都在关注原生家庭给孩子的影响,其实更应该看看父母和孩子相处的有效陪伴。”

《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三人行必有我师”,孔晓一暗示,综艺中的师徒关系是“真人秀傍边全新开发出来的一种人物关系”,“它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像人生课外辅导课的题材,这是目前国内综艺市场上没有呈现的。年轻人不喜欢被动接受别人赐与他的东西,他们更希望主动发觉、探索,所以我们让四个徒弟带着所有观众的‘眼睛’,一起走进每个师父的家,感受他们可能这一辈子就这一次的收获和体会。”

近日,黄渤在新节目《忘不了餐厅》的看片会上同样谈到了代际沟通。据悉,在这个节目里,黄渤、张元坤与五位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一同接待前来用餐的客人。谈到节目录制时的感受,黄渤暗示,本身从老人们身上收获了很多积极的生活态度和正能量,即使生病了,生活依然可以布满欢笑。他认为,可以用爱和陪伴去帮手老人们延缓病情。

大张伟自爆有焦虑症

《少年可期》

蔡明一席话触动观众

节目像人生课外辅导课

作为师父倪萍的“闺蜜团”成员,演员蔡明刚一见面,就给徒弟们交代任务:每人现场讲一个故事送给小伴侣。大家兄于晓光以父亲的角色告诉孩子什么叫爱和付出;古灵精怪的二师兄大张伟即兴发挥,用“一切都是最好的布置”的故事赢得各人的掌声;董思成也用本身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爱与陪伴的故事。

近日,在《我们的师父》成都公开课上分享本身参与节目的感受时,“大家兄”于晓光分享了本身从拜师中学到的心得。他认为,沟通即解决代际矛盾的桥梁,“必然要勇敢地去跟父母、跟孩子表达出本身的爱,哪怕就一个字!”对于本身在节目中的“夸夸群”群主的绰号,他暗示夸奖会使他人愉悦,从而进步,本身通过夸奖他人而培养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会变得更加积极乐观。

“我们选取的老师都是年龄50岁以上的,他们跟四个年轻人是差异年代的人,他们生活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代际关系。”孔晓一认为,这种学习是双向的。师父对徒弟而言,是人生前行路上困惑、苍茫的解答者;徒弟对师父而言,是了解年轻人所思所想、所玩所爱的一个窗口,师徒之间的互动也是一次人际交流的综合体验。

《忘不了餐厅》

如今,关注代际沟通的综艺渐成热潮,不少节目都受到关注。

不管是《我们的师父》《少年可期》还是《忘不了餐厅》,都在实验构建差异代际人群之间的沟通平台。年轻人从中可以以节目为镜,看到该如何跟尊长相处,学会用爱陪伴本身的亲人。

制片人解读:

被问及对三个师弟的看法时,于晓光直言与大张伟之间更喜欢互怼,对于另外两个弟弟则更多的是疼爱与照顾,但随着感情的增进,“有时也会忍不住跟他们开玩笑”。节目中,大张伟自爆有焦虑症,为此还看过心理大夫。于晓光暗示,本身挺心疼大张伟的,“此刻很多人缺乏安详感,很浮躁,出格怕失去,我不例外”。

节目中,于晓光暗示每天都给妈妈打电话,他透露:“有一次一天给妈妈打了60个电话。”正当众人惊讶的时候,他解释道:“那个时候妈妈得了病毒性脑炎。”各人听后,都对于晓光敬爱、体贴照顾师父的举动有了更多理解。别的,刘宇宁一句“身边的亲人要多多陪伴,千万不要等到忏悔”,让家庭情感交流的话题受到关注。网友也纷纷反省和思考,“中国人大大都都比力含蓄,更多的是用行动来表达对父母的爱”“年代的差别必然会有,年轻人希望尊长跟上时代的步骤,尊长希望年轻人不要忘记老一辈的优良传统。实际上这些并不矛盾的,多些沟通,互相理解”。

如今,《我们的师父》就像一面镜子,观众通过这面镜子能看到很多差异的东西:既能看到师父们优秀的品格和名贵的人生经验,也能通过节目看到与本身息息相关的话题,像亲子关系、职场焦虑等,引发对自身的思考,“四位代表着差异年龄段、怀着各自差异的人生困惑的徒弟们,在观众看来是具有代表性的。我们相信通过徒弟们在节目中的收获和发展,也能给差异年龄段的观众带去启发和感悟”。

代际综艺实验构建沟通平台

《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

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我们的师父》制作人、总导演孔晓一认为,节目发掘的师徒关系,不是指拜师学艺,而是聚焦在与师父生活过程中的“来往与感悟”,“我们从牛犇师父身上学的是历经沧桑之后,依旧乐观豁达的心态,我们没有学演技;我们从倪萍师父身上学的是‘人生60岁都可以再出发’的勇气和坚持,我们没有学主持;我们从韩磊师父身上学的是面对生活职场中的所有压力如何淡定自如、从容面对,如何走进大自然去深呼吸、去让本身布满力量,我们没有学唱歌。这就是这个节目的初志”。

于晓光认为,在拜师过程傍边,他们四个徒弟代表的不是他们本身,是代表着千千万万的年轻人去求学或是探索。从倪萍老师和牛犇老师身上他看到了工匠精神,他希望在传承这件事上,所有的年轻人也应负担起节目中重点强调的传承责任,把所有的爱延续下去,通报下去。

《我们的师父》受到关注

其中,处于四个差异年龄阶段的徒弟,表示在与父母的沟通中也很具有代表性——年近四十的于晓光因为从小在体校,所以他很珍惜父母,常常打电话关心他们;大张伟对于传统有一种反叛,虽然与父母很好,但觉得老是表达“爱”是一件“不酷”的事情;刘宇宁认为事业为重,包管父母的生活品质就是他此刻能够做的。

在湖南卫视《我们的师父》最新一期节目中,由于晓光、大张伟、刘宇宁、董思成组成的徒弟团继造访了牛犇、倪萍两位师父后,来到内蒙古根河,跟新师父、著名歌唱家韩磊开启三天两夜同吃同住的相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在《我们的师父》傍边,老一辈演员的优秀品质,以年轻人为镜折射而出,而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可以通过节目触发“镜像思考”,感悟自我人生及代际沟通。

不难发现,节目中的师父,都是在本身的领域有着卓越成绩,同时兼具人格魅力和性情趣味的人。徒弟们则涵盖了差异年龄阶段的年轻人,他们如何跟师父相处、怎么走进师父的生活,构成了节目的看点。

韩磊当师父教授经验

最新一期《我们的师父》中,年富力强的师父韩磊在日程布置上比力出格,第一天见面,他要求徒弟“走梅花桩”“和驯鹿相处”“瞭望塔打坐”,看似简单的任务,即便是精力充沛的四位年轻人,也有点跟不上师父的节奏。在此之前,徒弟们曾跟牛犇老师一起体验老年公寓的生活,帮倪萍老师完成演讲热场表演,徒弟们跟师父在相处过程中擦出的火花,引发大众对代际沟通的思考。

跟父辈如何相处?

怎样陪伴孩子发展?

听了徒弟们的故事,蔡明透露,本身此刻通过小措施的方式给孩子们讲故事:“我觉得80后、90后的孩子是看着我的戏长大的。此刻他们都为人父母了,又正是事业的上升期,那么回到家还有精力和时间给孩子们讲故事吗?”“此刻各人觉得蔡明阿姨老了,但是我可以给你们的孩子讲故事。我既然能陪伴你们长大,也能陪伴你们的孩子长大。”

于晓光暗示挺心疼



      中金控(zjkill.com)提醒:本网站转载【《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中金控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中金控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中金控,中金控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我们的师父》现身说法以综艺为镜感悟代际沟通】,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