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新闻专科学校的开学典礼

中金控(www.zjkill.com):北平新闻专科学校的开学典礼

原标题:北平闻专科学校的开学典礼

  蒋梦麟(1886-1964)

  刘半农(1891—1934)

  1933年4月14日,北平《世界日报》刊发了闻专科学校开学典礼上的嘉宾致词。两位出席典礼并致词的嘉宾,一为时任北大校长的蒋梦麟,一为著名学者、时为北大国文系教授的刘半农。这两份嘉宾致词,均未见载于二人生前出版的文集之中,亦未见收录于二人逝世之后的各类选集,可称“佚文”。

  无论是从研究蒋、刘二人生平事迹及学术思想着眼,还是从研究新闻专科学校校史乃至近现代新闻传播与教育史着手,这篇80余年前的旧报文献都独具历史价值,弥足珍贵。为此,笔者不揣陋简,酌加整理,转录全文如下:

  新闻专科学校开学典礼

  ■蒋梦麟等演词汇志

  新闻专科学校,于本月八日开学,当时在该校训话者有蒋梦麟、徐诵明、陈石泉、刘复、李麟玉、管翼贤等多人。演词大意,已略志前报,兹经原君景信,将演词全文,分别整理,因与新闻教育及新闻事业,多具相当见解,特为刊布如左。

  ■蒋梦麟演词

  各位同学,到这个学校来求学,想必都是要学作一个优秀的新闻记者。但是要想成功(为)一个真正的新闻记者,在知识方面,须常识丰富,像政治上、经济上、地理上的许多专名词和中外要人的名字,都应记清楚,逐日发生的大事都须记清楚。不然,在采访新闻上就要发生很大的困难,因为采访一件新闻,如果不了解,就很容易把消息弄错误。在技术方面,作新闻记者,要有眼快耳快手快的工(功)夫,三样缺一都不成。眼快是为的察颜观色,因为有许多人说话,总不愿把事实的全部分很痛快的(地)告诉新闻记者,那么他说的话是真的是假的?那(哪)一部分真?那(哪)一部分假?他隐藏起来不说的又有那(哪)些部分等等,都是要凭你作新闻记者的敏锐眼光去观察。有了敏锐的眼光,还须有两只犀利的耳朵,和一双快捷的手腕,把所听的话很清晰敏捷的(地)记下来,不让有半句错误、半句遗漏。一个人是否可以成个好记者,这三快是有很重大关系的。还有,一个好的精干的采访记者,还须有聪明的头脑和眼光去顾虑到说话者的环境和地位。记得十几年前,有一次一个极能干的记者,跑来向我采访一个重要新闻。因为我们的感情很不坏,我就把那个重要的新闻全都告诉了他,我说了以后,就对他说,这件事我若不把全部内容告诉你,你一定不明白,那么,这条新闻你一定写不好,但是你知道了真相,却不能把真相全行披露。有许多地方,应当保守秘密。他说好,一定听我的话,果然,第二天我看见报,事件的内容,说得很明白,从头至尾,清清楚楚,但是不应该发表的,他都略去了。而且看报的人,绝对也不知道是我所告诉。像这样精干的新闻记者,人家有了重要的新闻,当然就一定喜欢去告诉他。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经验,乘(趁)着参加贵校开学典礼来随便谈谈。至于这个学校从根本办起,我们认为很对,这校将来必能训练出一般(班)手脑并用的优秀的新闻记者,给国家社会一种伟大的供(贡)献,那就是我们惟一的希望。

  ■刘半农演词

  略谓:成校长是我的老朋友,今天是他的分号新开张,我特来贺喜,说几句吉利话。以前我们也在新闻界玩过票,就是在成校长手下作过小伙计。大家都是一家人,说话用不着客气。新闻专科学校在中国还是第一家。校中从基础训练做起,是最好,最妥安的办法。最近几年来,我自己因为要做些研究工作,常找大学毕业学生来帮忙。可是,真能帮忙的虽然不少,而叫我感觉到失败的,也是常事。因为大学毕业生虽然有知识,他要搭起架子来,可有点受不了。个人受不了不算什么,事业就无从进行了。这并不是要骂大学毕业生,也许我恰巧碰到了几位不大相宜的。但因此我可以断定成校长这种从根本作起的办法很好。我相信把高小毕业的学生训练三年,把新闻上所需要的基本知识技能传给他,将来在新闻事业上,一定比随便找一个大学毕业生来帮忙有用的多。成校长方才说,用大学毕业生训练作改革中国新闻事业的基本人材殊不相宜,最好是自己办学校,自己来从基础上作起,从高小毕业的小兄弟训练起,这真是成校长的卓见,佩服得很。此外我还有一点小意见要说,现在的新闻纸,对于社会新闻的态度,似乎应当改变。我们常常拿了报纸不能给小孩子看,这岂不是太难了吗?这一点要请各位办报的记者和新闻学校特别注意。新闻记者责任在于有闻必录,可是那些太不像话,有害无益的消息,虽然不能不记,笔下总该有点分寸,应该常常保守庄严的态度,不应采用游戏的态度,更不应推波助澜,以自己的(按:“自己”疑误,应为“别人”)痛苦作为快乐。现在的国难,好比人家砍去了我们一支臂膀、一条腿,甚而至于要砍我们的头,我们知道这是我们的痛苦。但社会上的不幸,如放火杀人、奸淫拐窃之类,也好比是我们的身上生的疥疮,我们也应当感觉痛苦,不应当感到快乐。新闻记者,对于这种事件,不应用开玩笑的态度记出来,就是要骂,也要如父母的骂孩子,所谓哀矜而勿喜。这是我个人的意见,各位新闻记者,和新闻专科学校,可以拿来作个参考。新闻事业要站在领导社会的地位,对于社会的影响很大。各位同学今天是学生,以后就是社会的导师,对这一点也应加以注意。还有一点,中国人现在有一个根本的大毛病,就是懒惰。一般人已经懒惰到不可救药了,我们如果再不对这个懒惰下总攻击令,中国的一切就都没办法。一切的主义,一切的政策,就都没有实现的可能。这个学校将作成一个合作机关,手脑并用,分工合作,是对懒惰的最好方法。希望各位同学,在学校里把懒惰的毛病除去了,毕业以后,抱着不懒的精神,跑到社会上去,把你们这种伟大的精神扩大到全国民众,使全国民众都成了不懒惰与健全的国民,中国一切事情,才能够有办法。

  上述近2000字的报道,所刊载的蒋梦麟演讲内容摘要700余字,刘半农演讲内容摘要则达到了1000余字。应当说,蒋、刘二人将他们对中国新闻传媒的现状及发展意见,均扼要表述了出来。只不过,蒋的演讲侧重点表达了对保护新闻当事人隐私及新闻报道相关技巧方面的意见,而刘的演讲涵括内容则更丰富一些,涉及到新闻人才培养模式、新闻记者公德意识以及新闻传媒对民众的集体启蒙之功用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刘半农在演讲伊始就提到“在成校长手下作过小伙计”云云,这里提到的“成校长”,即北平《世界日报》社长成舍我;而刘自称“小伙计”,实指其曾在《世界日报》办过副刊一事。当时,鲁迅、周作人、钱玄同等都曾为副刊供过稿,足见《世界日报》在北平文教界及整个文化圈的影响力。说到这里,还得约略介绍一下由《世界日报》社创办的,“在中国还是第一家”的新闻专科学校。

  新闻专科学校于1933年2月创办于北平,由北平《世界日报》社长成舍我任校长。先是开办初级职业班,招收学生40名,培养印刷工人。1935年9月,又办高级职业班,培养报业管理人员。在这一办学背景之下,由《世界日报》社出面,邀请一直保持密切合作的北平各大学院校知名学者前往讲学,除了上述北大校长蒋梦麟、北大国文系教授刘半农之外,后来还邀请过周作人、冯友兰等为高级职业班讲演,且这些讲演内容亦均未见于个人文集及选集之中,均属“佚文”,对于研究这些学者的生平事迹以及新闻专科学校发展史,皆有重要价值。



      中金控(zjkill.com)提醒:本网站转载【北平新闻专科学校的开学典礼】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中金控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中金控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中金控,中金控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北平新闻专科学校的开学典礼】,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