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例》进行了非常有效的界定

中金控(www.zjkill.com):《条例》进行了非常有效的界定

  一是明确界定政府投资范围,确保政府投资聚焦重点、精准发力。政府投资资金应当投向市场不能有效配置资源的公共领域项目,以非经营性项目为主。

  涉及五大方面

  二是明确政府投资的主要原则和基本要求。政府投资应当与经济社会成长程度和财务出入状况相适应;政府及其有关部分不得违法违规举借债务筹措政府投资资金。

  三是规范和优化政府投资决策措施,确保政府投资科学决策。强化投资概算约束力。

  四是明确政府投资年度打算的相关要求。政府投资年度打算应当和本级预算相衔接。

  五是严格项目实施和事中事后监管。政府投资年度打算、项目审批和实施等信息应当依法公开。

  加强约束处所债

  路透社5日报道称,《条例》最早起草于2001年,但在中国追求由宽松信贷、宽松监管和政府支持的投资鞭策的高速增长配景下,《条例》中的这些规定一直未能得到实施。一些急于实现增长目标的处所政府向超预算、低回报的项目投入资金。但与此同时,处所政府多年来积累的大量债务令人担忧。为了去杠杆化,中国政府近年来开始严厉冲击高风险的借贷行为。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条例》对政府投资的约束,尤其是对处所债的约束在加强。万喆暗示:“通常我们说处所债有时会开很多旁门后门,一直没有约束住,但《条例》出来以后,因为政府投资更透明,更严格,因此有利于控制处所债风险的扩张。”

  厘清政府与市场

  有评论称,《条例》将政府投资纳入法治轨道,既是依法规范政府投资行为的客观需要,也是深入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的内在要求。

  万喆说,《条例》的一大亮点就是对政府投资范围进行了界定,规定政府投资应该聚焦非经营性方向。万喆说:“这实际上就是政府职能与市场化的关系定位,政府在市场里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政府功能与市场化怎么进行彼此增补,而不是互相干预,或者酿成政府过度介入市场,《条例》进行了非常有效的界定。”

  除此之外,万喆认为,《条例》在政府投资措施上的规定也非常重要。“我们通常讲的治理能力的提高,实际就表现为投资措施设计如何更加高效,《条例》还提出投资审批环节都要统一,并且要变得更公开,实际上都是反映治理程度的提高。”

  万喆认为,总体而言,《条例》的出台反映出政府投资决策机制,或者说治理程度更科学化、市场化和法制化。▲

  5月5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公布《政府投资条例》(下简称《条例》)全文。国务院令第712号显示,《政府投资条例》已经2018年12月5日国务院第33次常务会议通过,将于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本报记者 倪 浩

  《条例》在五个主要方面做了规定:



      中金控(zjkill.com)提醒:本网站转载【《条例》进行了非常有效的界定】文章仅为流传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呈此刻中金控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中金控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中金控,中金控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条例》进行了非常有效的界定】,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赞助商